我曾替共产党”真理部”做”脏活儿”


“这是一个脏活儿,”在中国互联网审查业工作十年的刘力朋说。从入行第一天,他就秘密收集公司的“交班文档”,为共产党“真理部”那些荒谬的、事无巨细、朝令夕改的审查指令留下见证。他决心对抗审查体制,因为这是一个“作恶的系统”,而他,“不甘做个坏人”。

#网络审查

报道全文:
【前新浪微博内容审核员专访:中共如何打造网络“真理部”】
刘力朋曾在中国做了十年的内容审核员,今年三月来到美国。近日,他接受美国之音专访,讲述中共的网络审查体制是如何运行的,各个权力机构是如何一起打造网络“真理部”,从而实现言论控制与思想控制,实现极权主义统治的。他的经历使人联想到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的小说《1984》。

这本小说描述了一个恐怖的极权主义国家大洋国,在大洋国只有四个部门:专门制造假新闻的部门被称为真理部(Ministry of Truth),监督、逮捕和迫害异己人士的秘密警察被称为友爱部(Ministry of Love),发动战争的部门被称为和平部(Ministry of Peace),负责挨饿的部门叫做富裕部(Ministry of Plenty)。小说的主角温斯顿(Winston Smith)的职业就是“真理部”的审查员,为了适应“老大哥”的政治需要,天天篡改历史,控制言论,从而控制国民的思想而实现极权统治。其实这个世界对中国人来说并不遥远。

2011年的一天,一大早,刘力朋坐上公司的大巴前往工业园区上班。当时,天津工资标准较低、成本也较低,新浪等互联网公司把一些部门搬到天津的工业园区内,比如劳动密集型的审查部门。因此,当时天津有一个绰号叫“删都”。刘力朋正是新浪微博的一位内容审核员。

公司大巴穿越天津市河西区、南开区,一直开到西青区的偏僻的海泰产业园区,大概要1个小时,只要上了大巴,公司就算是到岗。“每一个人都会在艰苦的一天开始前选择睡一大觉,真的不是小憩,是非常踏实的一觉。

到了公司后,首先是交接班,告诉今天工作的有害样本和需要注意的东西。

此时,新浪微博的内容审核员一共有120名,一共分为4组,大约23人一组,分为两班倒,白日班工作大约11小时多,晚间班工作时间大约为13小时多。为了保证24小时都有审核人员在审核微博内容,两个组的交接班必须严丝合缝,甚至有一点点重叠,因此是24小时全方位审核,不能有空缺时间和纰漏。刘力朋强调,交班非常重要,否则就会出现空档。

交接班结束,散会,每一个人回到自己的工位,打开电脑,打开后台,每一个电脑都是一模一样的,多年后,刘力朋回忆那会上班的情景,依然感到有些恐怖:“每一个人都在一个格子间,屋里没有别的声音,只听到滚轮刷刷刷往下翻页,时不时会停几秒,然后就是鼠标哒哒哒的点击声,这是在删除内容。如今回想有些可怕。”

打开后台,系统已经进行用“敏感词库”进行了第一遍机审。他说:“有一些高危的敏感词,如果踩中了会直接进到删除的状态,然后人工审核;低危的敏感词,踩中后是一个默认通过的状态,有先审后放和先放后审两种策略。”他说,一些高危敏感词是绝对要删除的,比如六四和法轮功,然后每天都有一些新闻事件如何处理,每个班次,他们都会留下一篇工作日志,工作日志将如何审核微博写得非常清楚。

刘力朋给美国之音提供了他在新浪微博做内容审查员的工作日志,日志按时间清楚地记录了他们每天是如何处理每一条新闻事件和图片的。

… …

报道全文:
====================
美国之音中文网:
美国之音YouTube频道:
订阅美国之音YouTube频道:

美国之音脸书:
美国之音推特:
美国之音Instagram:
美国之音24/7中文广播

《时事大家谈》YouTube播放列表: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
《海峡论谈》YouTube播放列表:
《美国观察》YouTube播放列表: e
Facebook Group Machine

30 thoughts on “我曾替共产党”真理部”做”脏活儿””

  1. 言论自由,也是分时代,美国也并不是绝对的自由,喜欢就可以走,当在美国时间同样2,3十年后,你是不是也觉得讨厌美国。

  2. 我想说的是,作为一个中国人在此虽说我是翻墙来看这些东西,但是我的信仰始终是中国共产党,外面的人总在黑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我也确实承认,在过去的历史中,党内出现了一些人甚至是很多人干了不该干的事,可是共产党的初衷就是为了让人民过上好日子,大方向从始至终都没错,好不好只有自己知道,只是在某些问题上确实剥夺了人民的自由,但我相信我的国家政府,相信我的党,不管外界反对的声音是敌对的恶意抹黑还是外界的客观评价,我自己都有一个认知,希望翻出来看的其他中国人看到我这段话之后,也不要迷失了自己的方向,听取了敌对的话语,保持认知,承认错误,勇敢的和抹黑党和国家的敌对声音斗争。

Comments are closed.